blog

芝加哥流感的反应:准备和矫枉过正

<p>几天之内有什么不同</p><p>上周,可能患有H1N1(猪)流感病例儿童的学校在芝加哥及周边郊区关闭</p><p>医院管理人员坚持对所有员工进行每日温度检查,并将任何高温员工送回家</p><p>公职人员告诉我们,如果我们感到恶心,要捂住嘴,洗手,待在家里</p><p>随着新流感病例数量的减少,新闻周期从致命的病毒和大量墨西哥公民在地铁上戴口罩的照片转变为司法苏特的退休公告,我们自然会问:这种反应是适当还是优越</p><p>就个人而言,我认为这种反应可能最好被描述为可能是更致命的传染病爆发的干旱</p><p>我认为这个城市的表现非常高</p><p>我是社区健康中心的医生</p><p>自上周以来,我们制定了一个相当好的计划来应对H1N1急症</p><p>我们的前台工作人员知道用英语或西班牙语询问患者的问题,并提醒我们的护士注意潜在的流感病例</p><p>他们知道生病或抱怨发烧的病人必须立即戴口罩</p><p>我们的医疗助理知道他们必须检查生命体征并询问详细的病史</p><p>我们的护士知道患有某些风险因素的患者应立即隔离并转诊给我或其他从业人员</p><p>我知道我需要采取哪些措施来测试潜在的流感并治疗潜在的流感患者及其密切接触者</p><p>地方,州和联邦官员多年来一直在努力的计划似乎运作良好</p><p>如果我们面临大流行,我们应该能够挽救很多生命</p><p>自2001年炭疽袭击以来,我一直在关注加强联邦灾难计划</p><p> 9-11袭击和随后的生物恐怖主义使灾难计划成为现实,向联邦政府和美国公众展示了我们国家真正需要成为一个生物</p><p>为战争做准备</p><p>疾病控制中心(CDC)前主任Julie Gerberding博士制定了一项计划,为几乎任何疫情做准备,无论是由恐怖分子引起还是由流感引起的自发引起的</p><p>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一直在努力储存药物,静脉注射液和其他必要的治疗方法,这些方法可以动员并飞往该国的任何城市,如天花爆发</p><p>几年前,在芝加哥等城市举办了模拟灾难演习和“暗冬之夜”演习</p><p>市卫生部门正在进行大规模的规划活动,比如我工作的那些,准备爆发和细菌战</p><p>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等医学期刊和组织以印刷和在线形式向医学界和公众传播有关如何准备爆发和细菌战的信息</p><p>除了卡特里娜飓风之外,我认为我们做了一项值得称赞的工作,准备好面对几乎所有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p><p>这可能就是流感从新闻中消失的原因</p><p>本周可能会再次恶化,但我希望关闭学校让更多的孩子生病,洗手和戴口罩来阻止流感,并加强医院对员工的审查,大多提醒人们是否应该生病</p><p>这种流感使我们能够面对下一次公共卫生灾难</p><p>因为良好的公共卫生计划具有讽刺意味,如果它有效,

查看所有